相关文章

宋家滩门牌楼:最平凡的存在与最长久的关怀

来源网址:

滨州传媒网-鲁北晚报讯  建筑是一种存在,存在即一种陪伴,而历经风雨百年遗留下来的建筑更是一种经久的因缘,或者一个人的一生,或者一群人的几辈子。

听该村树字辈老人说起,当时这个院子是由一个叫刘家口村的小施工队所盖,用料是土坯墙外挂皮。原来的门牌楼上还有象征团圆、吉祥的木制灯笼,门前砌有小狮子、小哈巴狗驱祟保安。门楼是一户人家贫富的象征,所谓“门第等次”即为此意,故名门豪宅的门楼建筑特别考究。

宋家滩这座宅院属于典型的北方建筑,据说当年,在门楼的西北角还有一座楼,后来拆了,只留下这座门楼还没有倒。门楼顶部是挑檐式建筑,门楣上刻双面砖雕,花卉图案的斗框边饰,颇有一番讲究。封建社会时代,门色是等级制度的标志,人们是不能随便使用的。朱户被纳入“九锡”之列(九锡是指天子对于诸侯、大臣的最高礼遇,即赐给九种器物)。“朱门酒肉臭”中的朱门泛指王公贵族或者豪门大户。黑色大门很普遍,这是非官宦人家的门色。例如济南旧城民居四合院,其色调是深灰的瓦顶,灰白的台阶,大门漆黑色。虽然已过去一百多年,但门牌楼的一砖一瓦都是那个时期文化的见证。